花朔研

目前毒埃中/微博同名/不定期出没
I'm Venom and you're mine.

 

维勇|You light up my world[终]

>原作向 甜甜的虐虐的关于他们一生的故事。

>这章完结了,他们结婚了领证了!

@ゴロゴロゴロ 滚滚依旧和我一起讨论了很多!

>目录:[1] [2]


-

You light up my world

你是我全世界的光


[03]

 

「时隔一年,重归冰坛的世界级选手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在新赛季中的曲目中展现出了不同以往的全新风格,超出众人的想象。据他本人所说,即是竞争对手也是学生的胜生勇利给了他许多编舞的灵感。当然了,现两位正同居于圣彼得堡,相必师徒二人在日常生活中的交流对新作品的影响想必也是必不可少的。

而在去年的GPF中得了银牌的胜生勇利,在随后的赛事中表现极其出色稳定,正式在花滑的舞台上绽放光彩。但是在今年的大奖赛总决赛仍然不敌维克托,已经25岁的他,不知是否能给日本带回金牌呢?」

 

时候过得很快,胜生勇利在圣彼得堡的训练场已经待了一年的时间,花滑上的造诣也更上一层。他进步飞快,已经捕捉不到从前那个动不动就会紧张的影子了。整个人蜕变地很彻底,气质更为成熟迷人,但骨子里还是那个单纯的日本男孩。

一年来发生了很多事。比如说雅科夫教练和莉莉娅重归旧好,而尤里·普利赛提不得不进入变声期;比如他和维克托的关系已经人人皆知,还被粉丝称为「滑冰夫夫」,甚至还有各大品牌商找上门来求他们代言;再比如维克托知道了当年那只小贵宾取的是他的名字,「高兴」得天天晚上在床上折腾他,导致早晨训练的时候下盘不稳,失误好多回。

还有人慕名前来出高价,要求维克托也做他们的教练,维克托笑着拒绝了。能把那名原本默默无闻的日本选手变成万众瞩目的焦点,价格高也理所当然。

胜生勇利这才想起来,请维克托做他的教练,他到现在连钱都没付呢,还在他家白吃白喝了一年多。突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便把这个钱的事情和他说了,手里拿了个本准备记录,问他要多少钱。

这时候维克托在厨房做他的拿手好菜,听他这么问了反而笑得神神秘秘的,「这个嘛,还不急。再等等,再等等你就知道了。」说完,塞了块香喷喷的鸡肉给他。

这一等,就是五年。

 

这年胜生勇利30岁,维克托34岁。

「滑冰夫夫」相继对外宣布正式退役,毫无疑问,他们的离去是国际冰坛的重大损失。他们为自己的国家取得了无数荣誉,摘得了无数奖牌。他们所做的这些杰出贡献,世人为之歌颂钦佩。

众人以为维克托还是会和以前一样继续做着教练的老本行,可他的决定又一次出乎大家的意料。来自各大媒体记者的话筒塞在他的面前,他不以为然,「这一辈子,我只做勇利一人的教练。」含笑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胜生勇利,「既然他已经退役了,那我的教练也做到头了。」说得潇潇洒洒,一气呵成。

数十个记者被塞了一嘴狗粮,一时之间竟愣住了。可能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如此受欢迎的俄罗斯男人会对那个正冲着他傻笑的日本男人那么痴情。可爱情就是如此奇妙,妙不可言,就像是命中注定之人。

退役之后的生活过得平平淡淡,温馨自在。他们偶然也会去冰场滑冰散心,但更多的时间则是带着马卡钦到各个国家去约会旅游。

今年,他们故地重游,又去了巴塞罗那。

夜晚的景色很美,街上霓虹灯就像七年前的那样,仿佛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如果没有到这里来,他们还没意识到原来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

维克托牵着他,慢悠悠地走着走着,忽然在教堂外停了下来。他眼角含笑看着满脸茫然的胜生勇利,抬起他的手,摘去了那枚金色的定情戒指。不远处,唱诗班正低唱着圣歌。

胜生勇利突然心脏跳得奇快,手指上空荡荡的有些不安。

「我今天是来收你的教练费的。」

「什么?快把戒指还给我,你这个大坏蛋。」

维克托把那枚戒指没收了放进口袋里,胜生勇利气地扑过去要和他拼命。可这么多年的教练费又怎么会值那么点钱呢?他不会不知道。或许是他预料到了将会发生什么,只是在掩盖紧张罢了。

维克托笑得更欢了,他双臂一收把胜生勇利整个人都圈在怀里,不让他再乱动。附耳缓缓道来,「勇利,不管是七年,还是七十年,我们以后都在一起过,好不好?」

听到七十年,胜生勇利立即湿润了眼眶,他明明已经不是那个情窦初开的害羞男孩,却仍然会被这个爱说情话的外国男人迷得七荤八素。

「维克托,你是在求婚吗?」胜生勇利安静了一小会儿,带着哭腔问他。

「嗯,我们结婚吧。」维克托明显也有点哽咽,他从另外的口袋里掏出一枚全新的铂金戒指,立刻套进了他的无名指上,「不许你拒绝哦。」

胜生勇利被他逗得傻兮兮一笑,点着头帮他换下原来那枚金的重新戴上了银色的。这下,两人的手里都有一枚换下来的旧戒指,便不约而同地各自保存了起来。

爱意永无止境。

同年,他们在长谷津举办了简单的婚礼,也领了小本本。来自全世界的昔日好友们,全部挤到了这个悠闲的海边城市,来一同见证他们的爱情。

两位成熟男性都身穿传统日式和服,在大家祝福的目光下,此生此世结为夫夫。

婚礼之后的某一天夜里,马卡钦说什么也不肯睡在自己的窝里,呜呜叫着费劲地跳到床上,硬是挤进做完爱还在温存的两位夫夫中间。这只高龄的贵宾犬,几乎见证了他们两人的每个瞬间,维克托也特别喜爱这只陪伴了他近二十年的狗狗。

马卡钦已经好久没和自己的主人睡在一块儿了,它兴奋地伸出舌头把他的脸舔了一个遍,再舔了舔睡在旁边的另外一人,才继续安心地趴在中间。而维克托像是对着自己好友那样,手臂一圈,把马卡钦热情地抱在怀里,「勇利抱歉,马卡钦好像是寂寞了。」说完,用另外一只手牵住了他。

「没关系,想当初小维也经常睡在我怀里呢……」胜生勇利侧着身子,回忆那个已经离开多年的爱犬。想到小维,他心里还是一疼。它们早就不是宠物,而是如同家人一样的存在了。

他抚摸上马卡钦的棕色大卷毛,与维克托一起把手搭在它热热的身体上,渐渐陷入沉睡。

马卡钦会不会这么想过。如果自己是人类就好了,就能一直守护在他们身边,见证他们的老去,见证属于他们的爱情,而不是突然的离开带给他们悲伤。可岁月总有一天会到头的,无法避免也无可奈何。

它已经活了太久了,是时候该离开了。

马卡钦像是完成了自己使命一般,幸福地在维克托的怀里闭上了眼睛,很安静很安静。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胜生勇利猛然惊醒,发现睡在身旁的人不见了踪影。他以为维克托去遛狗了,便起床开始洗漱,洗到一半隐隐约约觉得特别不安心,可却又说不上来的一种感觉,直到手机响了,他划开一看,才知道出了大事。

是维克托发来的一条短信,上面写了一家宠物医院的地址,还有一句话。这句话看完,只需要半秒钟的时间,而胜生勇利瞬间就模糊了视线,他一边擦眼泪一边套了件衣服就跑了出去,嘴角还粘着牙膏。

他到达医院的时候,天已经发白。医院也只有两人,一人是兽医,而另外一人就是维克托。

兽医已经很年迈了,在这里做了几十年,见过无数主人这种时候抱着宠物痛哭时候的样子,可像维克托那样的还是第一次见。

这位高大的俄罗斯人来的时候,脚上还踏着旅馆里的拖鞋,衣服也只穿了一件。好心地借给他一件白大褂,而他却盖在了狗的身上。诊断结束后得知是爱犬自然衰老无药可救的时候,他硬生生把眼泪憋在眼睛里,像是在等待什么的到来似的。

兽医还觉得奇怪,直到门口风尘仆仆又来了一个男人,脚上踏着一模一样的拖鞋,他就看明白了大概。

维克托眼角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顿时眼泪啪嗒啪嗒就下来了,「马卡钦它在等你来……所以才一直坚持着。」他胸膛剧烈起伏着,像是为了让自己平稳下来而做了几次深呼吸,可情绪丝毫不受控制,反而越来越难受。

马卡钦就那么趴在病床上,虚弱地半眯着眼睛。见胜生勇利来了,尾巴还在衣服底下努力地摇了摇,不一会儿就没了气息。这个几乎见证了他们每一个相爱瞬间的小天使,永远的离开了。

维克托第一次表现的那么脆弱,胜生勇利抱着他,陪他一起流泪。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却突然走了。人世间的很多事情都是如此,不打一声招呼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他们已经不像从前那般确定,自己最爱的人会不会永远平安无难。

他们把它埋在了庭院里,又把它的照片和小维的放在一块儿。夫夫俩在日本的这段时间里,每天都在它们面前坐好一会儿,感谢它们用一生来陪伴在他们的身边。

没多久他们就又出国了,之后的每一年都会回日本和圣彼得堡。直到某一年的冬天,他们再也没有回到过故乡。

 

 

两位年轻的女护士缓缓推着手中的轮椅,她们会意地挨得很近,好让他们牵着彼此的手。

这对年迈的伴侣渐渐变成了这家休养院的一道看不厌的风景。总是牵着手形影不离,就像海面上那群不会落单的海鸥。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海风吹拂在布满皱纹的脸上,一切都显得很安逸。

冬天,海边的人不是很多。一眼望去,海天一线,说不出的美,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故乡的海。

维克托的手覆盖在胜生勇利的上面,掌心相对,最熟悉的触感让他们无比安心。即便是坐着轮椅,维克托也依旧会调戏想要一心观海的爱人,动不动抓起他的手指吻住它,或者与他十指相扣。

时光易逝一去不回,在度过晚年生活的他们,总会时不时想起年轻时候的事情。一切都变了模样,可你在我眼里的样子一直没有变,还是那么好看,还是那么让人神魂颠倒。

 

「谢谢你来到我的世界,成为我全世界的光。」

 

-


到这里就完全完结了,本来想发个刀子……想一想还是不要了。总之他们安度到晚年,一生一世陪伴在彼此身边。就够了。


看完记得评论和戳心心qwq

此文也收录在新刊里哦!具体刊宣在二月份,到时候请多多支持!

顺便丢个新刊偷跑链接→点我


  288 26
评论(26)
热度(288)
  1. 北北咘花朔研 转载了此文字
    這就是我心中一直希望的結局!!!

© 花朔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