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朔研

目前毒埃中/微博同名/不定期出没
I'm Venom and you're mine.

 

维勇|折翼08

>勇利白色翅膀,维克托曾经有黑色翅膀的设定

>差点就醒不过来了,但终究还是平安地脱去了翅膀

>一旦动情,翅膀会脱落

>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就结束了,终于能放飞自我地开车了x

>目录: 01 02 03 04 05 06 07 09-10


外面的雨整整下了一夜,到现在仍未停止。天空阴沉沉的,森林仿佛失去了原有的生机,在这片大地上孤独沉默着。响个不停的雨滴声静静诉说着时间的流逝,希望这场大雨过后,能够出现彩虹。

胜生勇利枕在维克托的手臂上,憔悴地闭着眼睛。之前夜里痛得根本无法入眠,现在才稍微好受点,维克托感受着他浅浅的呼吸,也稍微睡了一会儿。

突然醒来的维克托伸手去摸了他的额头,发现不再烫手,淡淡露出一丝浅浅的笑意。没过多久,胜生勇利也醒了过来。他们在床上相拥闲谈,发现对方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原因心知肚明谁也没有说破,而是默契地交换一个早安吻。

因为担心,所以没有睡好的维克托;因为疼痛,所以没办法入睡的胜生勇利。

他们从来不说多余的话,只是笨拙又帅气的相互依赖。

自从左翼开始脱落,维克托便不许他做任何事,只许他乖乖待在床上,连上厕所也必须陪着,总之不能离开他视线一秒钟。胜生勇利虽觉得夸张但也只好乖乖听话,养好身体到时候依维克托之前说过的话,随时随地让他做个够。想到这,他不禁傻笑起来。

他自己也觉得特别神奇,明明正经历着巨大的苦难,却丝毫不感到难以承受。折翼的症状明显且有加重的趋势,常常唇色发白,四肢无力,伴有间歇性疼痛,嗜睡但却睡不着。原本被这些弄得有些不安的他,全靠维克托的陪伴,彻底化解了。

爱的魔法吗?

「在想什么?」维克托端来刚煮好的红枣桂圆汤,碗里还冒着热气,他一口一口吹气一勺一勺喂给他喝。等到全部喝完后,胜生勇利才回答,「我啊,刚才在想你呢。」说完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一句平凡却炙热的告白。

放下空碗,维克托捕捉住了他的唇瓣,口腔里还残留着汤的味道,他却因此更贪婪地亲吻着他。彼此的舌头一旦相触,只会越发纠缠在一起。原本只是平常的吻,不知不觉地变为了湿吻。好不容易分开后,却被他要求再来一次。

「不、不再来一次吗?」

「勇利,不行哦。」

维克托很有分寸地拒绝了他,转身便去洗碗。胜生勇利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可怜,不仅被限制了自由,如今连亲亲都要被自己恋人否决……

养伤什么的好痛苦啊!

这种生活中的小插曲既温馨又甜蜜,如同下雨天时的一杯热牛奶,简单却饱含爱意。伤痛一直如影随形,恐惧常常无声无息。之所以能够无所畏惧,正因为你我的存在,能够把彼此的羁绊变得难以割舍。

 

偶尔胜生勇利得到允许,会侧躺在靠窗的躺椅上,发呆似地看着天空,而此时维克托则安静地坐在他的旁边,一会儿看看天空一会儿看看他。

「维克托你看见了吗,刚才有流星!」略显苍白无力的声音响起,胜生勇利指着刚才流星划过的夜空,他忽然牵起维克托的手,与他十指相扣,「我听说啊人类会向着流星许愿,这样愿望就可以实现呢。」他闭上眼睛,心里默默许了愿望。

「勇利,明明你之前还觉得对着流星许愿很蠢来着?」

「以前是以前啊,况且现在心里面有了想要守护的东西。」他握紧维克托的手,掌心相对,让人非常安心的触感。维克托也握紧他的,久久不语,他本来想问许了什么愿望,又害怕说出来愿望就不会实现了。

「那……你许了什么愿望?」胜生勇利开口问。

「保密。」维克托亲了一口他的脸颊,说着就把他拦腰抱起来放到了床上。虽然过早的休息换来了他不少的抱怨,但维克托还是微笑着任他折腾。

看着最心爱的人痛苦不堪的样子已经七天了,理应今天是脱落的日子,哪怕再多一秒维克托也不忍心看到,所以他希望胜生勇利能够平平安安,不会受到伤害。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特别困……」他靠在维克托的胸膛上打了个哈欠,手里还玩着衣服上的扣子。

「你太累了,之前都没有好好睡过。」维克托轻轻拍着他,哄他睡觉。

「真是的,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胜生勇利虽然嘴上那么说着,但也没有阻止,「那个……我只是怕睡着了就看不见你了……」

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接下来的一切都是未知的。胜生勇利开始害怕,他紧紧抓着维克托不让他离开,可同时,眼皮重得不行,感觉马上就会陷入沉睡。

「希望能梦见你,维克托。」胜生勇利拉住他的手,仅仅就坚持了几秒,巨大的疲劳感瞬间吞噬了他,眼前一片黑暗,什么感觉也没有了。感受不到痛,感受不到温度,感受不到维克托。

一开始他还怀疑维克托是不是躲着他,可他知道的,维克托是不舍得让他一个人待在这里的。

那这里又是哪里呢,如何才能醒过来呢,他不知道。

不会永远也醒不过来了吧……

 

维克托抱着他,发现他的眼角湿润不断,「到底是梦到了什么啊……」说着用指腹抹掉了他的眼泪。胜生勇利乖巧地躺在他的怀里,没有做噩梦时的挣扎和呓语,也没有疼痛到惊醒的慌乱和憔悴,该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发生。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天已经开始发白,不小心睡着的维克托突然醒来,怀里的人还是睡的很熟,他起初还没在意,直到看到他的后背,他才隐隐觉得不对劲。

翅膀没有脱落。而之前的这种时候,他总会疼得醒过来,找自己抱怨。

维克托心脏不受控制地加快,血液仿佛在全身倒流,他慢慢拍着他的身体,用昨天哄他睡觉的那个力度,轻轻叫他起来。可怀中人仿佛是陷入了什么美梦之中,表情还是那样没有防备,无论怎么叫也叫不醒,怎么摇晃也没有反应。

心里顿时裂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脑内出现了无数种可能,每一种可能他都不敢深入,生怕会有变数。维克托仿佛不会呼吸了,他心痛得厉害,摇晃的力道加重了许多,可还是叫不醒他。

怀里的人,就像是一位俊俏的睡美人,而唤醒睡美人需要真爱之吻。维克托觉得自己脑子一定是坏掉了,事到如今却想到这个以前和他讲过的童话故事。

如果现在给予吻,一点都不像是真爱之吻,反倒有点诀别之吻的意思了。

接吻这个事情啊,要和醒来的人做才有意义不是吗?

 

脑子混沌一片,眼前变得模糊不清了,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在胜生勇利的脸颊上,顺着他的肌肤曲线滑落。「这次你又要瞒着我自说自话地离开吗!」他生气地压着嗓子说道,可没有人回答他。

屋子里彻底安静了,眼泪不停地掉,不停掉……如果有人能帮自己擦去眼泪就好了……

 

「维克托?为什么在哭……」耳边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那是胜生勇利的声音。

脑内警钟咣咣咣地敲响不断,维克托抱着他不停地颤抖,连话也说不出,所以他选择用吻来表达他的感情。这个吻与他们过去的吻都不相同,带点苦涩带点思念和永恒的爱慕。

刚醒来就被一口吻住的胜生勇利有些搞不清状况,但他温柔地抚摸着维克托的后背,不动声息地安慰着他。「我刚才做了一个好梦呢,」胜生勇利环抱住他的维克托,「梦见了你,所以贪睡了小一会儿。」

「勇利……梦中的我那么好吗?」

「我想想,唔……还是现在的你比较好,嘿嘿。」

他们紧紧相拥在一起,根本不舍得分开。维克托觉得自己从地狱和天堂之间来回了好多次,现在都有些晕了。差点失去的人现在正被自己的双手所拥抱着,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他高兴的了,导致有些变化他没有及时的注意到。

胜生勇利的翅膀,终于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

 

-待续-

看完记得评论和戳心心哦,感谢qwq

*《折翼》全文会收录在新刊里w


  309 21
评论(21)
热度(309)

© 花朔研 | Powered by LOFTER